大女儿王嘉琪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添人进口是家里最重要的事,4 月 7 号带媳妇儿进的医院,8 号凌晨 1 点 40 左右进的产房,本以为二胎生产会顺利一些,没想到一直到早上的 11 点 21 孩子才出世了,全家人心理才松了一口气。孩子一出生也没多看两眼就被护士抱进了监护室,10 号从监护室出来才解除了紧张状态,这期间心一直悬着又干不了啥,不管是摆弄手机还是在楼道里打转,精神始终也没集中过。11 号出院回了家,结束了医院的 5 天生活。

在医院的这 5 天,很多 Coding10 的朋友发来各种问候,在手机上我也跟大家聊了聊天,感谢朋友们的关心,还算是顺利。还有朋友打趣说要不要分享育娃的经验。我哪敢分享育娃的经验,基本上都是娃御我们的场景,我现在都是晕晕乎乎的状态,这个孩子哭闹起来,比她姐姐可厉害百倍;不要问我多久没睡觉了,谁还记得睡觉的事儿啊(超人总动员经典台词)。Coding10 里年轻人很多,普及一些基本常识吧:产妇生产之后不是马上就下奶,基本都要等到 5 天以后,这几天是比较难熬的时间。不要指望奶粉能解决问题,如果孩子不认乳头了,那以后不喝妈的奶麻烦会更多,所以哪怕没有奶,也得让孩子在那儿吸,刺激产妇下奶。孩子肯定吃不到啥东西,肚子饿了就哭,吃不饱也哭,奶粉可以喂,只能少量安抚一下孩子。

跟我们同一个房间的还有两个家庭,一个房间都是二胎,但也都算是高龄产妇了,女人 28 以后怀孕生产都是高龄产妇,风险要比刚 20多岁的大了上百倍,这并非危言耸听。在监护室的孩子大都是高龄夫妇的孩子。我们这一代人,晚婚晚育的居多,尤其上了大学的更是晚。晚婚晚育真的不是什么好事,这一条其实是跟 “提高人口质量” 是有很大冲突的。年轻家庭的孩子的健康程度绝对是更高的,孩子携带的危险性因素的系数也绝对是低很多。不要拿什么生活阅历,家庭经济条件、或者两口子所谓的教育程度、社会地位啥的去衡量这个东西,这是两码事。一个更健康的孩子对一个家庭的重要性远大于很多所谓事业性因素。要孩子真的要趁夫妻身体条件最好的时候,对谁都有好处,等你经济条件好的时候,身体可能就不是最佳状态了,没得弥补。也不要等到父母身体无力协助我们养育孩子的时候才想到要孩子。到时候你哪边都顾不过来,父母一辈子本就不容易,到最后享受不了晚年极为珍贵的天伦之乐,那也是人一辈子的遗憾。我见过很多这样的家庭,做老人的因为帮不上什么忙,觉得自己成了只能添麻烦的“累赘”,心里一直都是煎熬的状态,中国的父母大都就是这样,可怜天下父母心,都希望能多帮孩子一把就多帮孩子一把。我当然不否认有活的比较超脱的,但终究少数。

我的第二个孩子实话讲,我真的觉得要晚了,因为我们要不要第二个孩子跟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国家放不放开我都想要,而且在国家放开之前三年,我就知道,计划生育政策肯定会很快放开,虽然当时绝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我的判断。我们虽然是技术人员,但是对社会的敏感度还是要有的,不能只关心眼前的工作,咱们这一辈子是个长线,孩子的一辈子也是长线。真的需要根据自己的家庭状态(经济问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做出长线的最好决定,父母在这方面吃过的盐真的比咱们吃的米都多。在咱们自己年富力强的时候把孩子养起来对咱们来说负担也低很多,该拼的趁年轻去拼,去挣,人活着就是个多进程多线程的过程,都有这个潜力和能力,反正有些苦早晚也要吃。

就简单写这些吧,都是一些心里话,绝对没有说教的因素。我和老婆有了我们的第二个女儿,大女儿琪琪在幼儿园碰见小朋友就说:“我有妹妹了,我当姐姐了”。这一辈子能有两个孩子,知足了,这个孩子出生之前心里一直没啥感觉,看见皱皱巴巴的孩子出来之后,心头马上就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