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再见

今天终于有时间写点东西,没想到会以如此狼狈的方式结束庚子鼠年,既回不了老家跟全家过春节,也没有完成既定的目标。小女儿 10 天前病倒了,我就知道我庚子鼠年的工作内容必须要提前结束了,病毒性感染导致口腔溃烂,孩子一直处在发烧中,吃不了东西,也睡不好觉,一直都是哭闹状态。小女儿其实特别刚强,哪怕换做成年人,也未必有她这种耐受力,能忍住的时候,她都忍住了不哭也不闹。

自 2020 年国庆节后,换成了我爸跟我一起带孩子,老爸陪我们过了腊八,怕疫情反补,返乡政策加码,就提前回了农村老家。老家还有我爷爷呢,我爸肯定是要回老家过年的。而我们一家小四口人,却肯定是回不去了,学校不放人,老婆单位也不放人,我们注定要在北京过春节了,这是一种无奈,绝然不是出于自愿的。

只是小女儿病倒得比较突然,我爸回家后刚两天,孩子就病倒了。头两天间歇性高烧,最高时额头 39~40 度徘徊,躯干体温过 41.5 度,温度一旦上去,马上物理降温。家里的两个孩子基本是不吃退烧药的,我们全家给发烧的孩子降温都是采取物理降温。降温效果好,对孩子身体也更好,只是大人会累一些。温度过高的时候,直接把孩子放在温水盆里擦拭全身或者水浇全身,15 到 20 分钟,基本上就能降下去。第三天的时候变成了低烧,我本以为要转好了,结果自那天中午开始闭着眼睛一直哭,一直哭到没力气后睡着。这时候出现了别的症状,嘴里发出肉臭味,小女儿嘴里都是小脓泡,她一直把手伸进去挠抓,被抓破脓包流出的脓液又被涂抹到嘴上,嘴边也长了一些脓包。从这天起一个星期,孩子基本没吃什么饭,米汤,米粉能凑合喝点,只能喝常温或者偏凉的流食,毕竟嘴里已经烂得越来越厉害,任何热的,有盐的,酸的,她都吃不了。这种病毒性感染的口腔炎,也没有任何特效药,只能等它的毒性慢慢发出来。

老婆在周二的时候也提前请了春节的休假,一起照料小女儿,不然她怕我一个人扛不住,连着一周多,晚上也没怎么睡觉(孩子一直是跟我睡)。其实我倒没什么事,我熬夜本就习惯了,孩子太受罪,每天吃饭也没个准点儿。我,大女儿,小女儿吃饭变成了一人一个时间点,一顿饭做三回。折腾这么一周,生物钟确实是完全乱了。昨天的时候,小女儿情况就好了太多,终于不发烧了,这也就意味着毒性已不那么强,她自身的免疫系统已经能够扭转整个局面了,我心里才一下子放松了。今天孩子嘴里的泡基本消失了,嘴上的还有,但是吃饭基本没什么大问题了,我觉得再有两天应该就彻底康复了。

等孩子好了,离过年也没几天时间了,回不了老家跟全家一起过春节让人很郁闷,大女儿惶惶然都盼了一年了。剩下的时间我也不再录视频了,准备准备,好好的让孩子在北京过个年。心有不甘,牛年再战,有些遗憾,注定留存,人间正道是沧桑,我今年已经很沧桑了,但我得让孩子们过个热闹的春节。

此致敬礼,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陪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站长,也向大家道个歉,虽然之前跟一些朋友说明年给大家换个站长,可是明年的时候,站长肯定还是我,最后,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能回家的记得一定要回家,陪家人好好过个年。期待明年,别再这么衰。

 

2021-02-05 凌晨 2 点 留笔